国学热_温儒敏8月专访:“国学”盲热令人忧 口号标语

8月8日  ,“现代中国文学学科观念与方法学术研讨会”在华中师范大学召开 ,百家争鸣  ,余音绕梁  。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会会长温儒敏发言:警惕“汉学心态”  ,“中文系没文气”  ,一针见血  ,语惊四座 。而作为“国家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修订专家组召集人”  ,对于近年围绕中学语文改革“谁都在抱怨”的现象  ,温儒敏有什么话要说  ?

因飞机晚点  ,7日的采访从下午6时等到晚上10时才进行  。眼前的温先生 ,温和、儒雅、敏锐  。他言语平和  ,句子很短 ,柔里带刚  。“多年来养成习惯 ,从晚上9点  ,工作到凌晨1点 。”初三数学上册晚11:30结束采访  ,出差在外  ,不知温先生夜里是否能睡个“早觉”  。

人物介绍

温儒敏  ,1946年出生  。北京大学中文系主任 ,教授  ,博士生导师  。北京大学语文教育研究所所长 ,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会会长  ,《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主编 ,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学科评议组成员 ,人教版新课标《高中语文》教材执行主编  ,国家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修订专家组召集人 。出版专著《新文学现实主义的流变》、《中国现代文学三十年》(合作)、《中国现代文学批评史》、《中国现当代文学专题研究》、《中国现当代文学学科概要》、《文学课堂》、《文学史的视野》、《高等语文》(主编)、《语文课改与文学教育》等  。

时间 8月7日

人物 温儒敏采写

记者萧颢 通讯员 彭涛

“汉学心态”令人担忧

问:这次来华中师范大学是为中国现代文学的出路把脉  ,您会讲点什么  ?

温儒敏(以下称“温”):会讲一讲文学研究中的“汉学心态”的问题  。“汉学”本来是好东西  ,但把它当成我们的标准  ,要年轻人刻意地去模仿  ,扼杀了学术的自主性和创新的能力  ,这就令人担忧 。

问:前不久北大汤一介教授到武汉来  ,对“国学热”也曾表示担忧  。我不解的是  ,重读经典有什么不好  ?

温:加上汤先生的  ,我就有了两个担忧  。现在一讲传统、国学 ,就笼统叫好  ,缺少批判分析  ,甚至认为能包治百病  ,就从五四启蒙倒退  ,近乎迷信了  。如《论语》、《孟子》、《庄子》……这些经典只是传统文化的一个重要方面  ,是“场面上”的显在东西 。它们提出一个很高的标准  ,从古以来  ,普通人都很难身体力行的 。一两千年以来  ,真正制约、影响普通中国人生活的  ,还有许多并非“显在”而又始终流行于民间的东西 。中国文化传统好逸恶劳的拼音是很丰富又很复杂的  。

问:举例呢  ?

温:像清代《增广贤文》  ,以前蒙学就要读的  。不光小孩读 ,不认识字的人也会背  ,什么“知己知彼将心比心”呀 ,“路遥知马力”等等  ,许多格言警句都已经内化为中国人的行为模式  。这些影响恐怕并不比《论语》、《孟子》小  ,可现在我们讲国学  ,对这方面缺少关注  。

问:我看到您曾给青年人开的书单:从《论语》、《庄子》 ,到《史记》等  ,都是“场面上”的圣贤书  。

温:读书嘛  ,当然最基本的典籍要读  。如说《论语》让人理解人生  ,那《庄子》可让人超越和想象人生  。

问:您读圣贤书  ,也关心窗外事吗  ?

温:自然要关心  。比如超女 ,电视我也看过几场 。不过我不是谁的“粉丝”  ,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年轻人那么喜欢  ?它的形式很新颖  ,一层一层地选 ,大众参与  ,社会娱乐化  ,有这种需求  。从社会学看  ,作为一个社会分层 ,其文化也必然分为不同的层级  ,超女很巧妙地“制造”公民的层级 ,这是文化现象  ,不要轻易地否定  。

承继“文脉”守正创新

问:北大中文系藏龙卧虎  ,怪杰辈出  。如不修边幅 ,蓬首垢面 ,上课不带书  ,也不发讲义 ,看上去像个疯子的刘师培;称钱玄同的音韵讲义是他的“一泡尿”、常拿胡适之开涮的黄侃……您做北大中文系的掌门人  ,想必别有滋味  ?

温:像刘、黄这样的国学大师  ,现在不多(笑)  。北大在中国的位置很特殊  ,特别是中文系 ,在北大文科中被称为“老大哥”  ,在全国文科中影响也很大  。历史上形成的位置 ,即使现在不像从前  ,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架子还在  。

问:您担任北大中文系主任多年 ,盘活棋局的独创秘诀是什么  ?

温:没有独创 ,就是尽量给大家自由  。不能因为极少数人比较懒 ,就定一个程序  ,把大家都管死了  。学术单位不能这样  。对学术之树来讲  ,自由就是空气、水分与土壤  。

问:现在全国大多数中文系都“翻牌”称“学院”了  ,可你们没动  ?

温:说到“翻牌”  ,这其中当然也有发展的需要 。按说以北大中文系现有的规模  ,也不是一个小学院的格局了  ,至今没“翻牌”  ,因为我们很看重“北京大学中文系”这个名字连在一起的“文脉”  。

我们讲文脉  ,讲传统 ,不是摆先前阔  ,而是要让文脉来滋养我们当前的教学研究  ,我提出了“守正创新” 。现在  ,人文学科越来越受到挤压  ,北大中文系还能取得一点成绩  ,在全国同一学科仍能整体领先  ,我想还是靠“老本钱”  ,在“守正”上下了些功夫  ,所谓创新仍然是要有“守正”作为基础的  。

为学为人皆要敬畏

问:作为《中国现代文学三十年》作者  ,现代名家中 ,您最欣赏谁  ?

温:鲁迅  。记得(上世纪)80年代  ,我花一个月的工资买了套《鲁迅全集》 ,至今是我翻阅最多的书  。鲁迅让人永远与现实保持一种犀利的批判眼光  ,让人清醒  。

问:鲁迅先生说他只为三种人写作:一是“孤独而疾驰的斗士”  ,二是“还在做美梦的青年”  ,三是他的敌人  。您写作为哪些人  ?

温:我愿意为平民、农民研究和写作 。这好像是大话空话  ,但我常想 ,我们这些人衣食无忧  ,条件都很好了  ,但普通老百姓还是比较艰难的  ,他们没有话语权  ,没地方发牢骚  。

就拿教育来说  ,现在两极分化是严重的  。贫寒子弟要考上好的大学非常难儿童电影大全国语版 ,因为他们从小学开始就受条件限制  ,享有教育资源存在很多不公平  。教育部现在转向重视投入基础教育 ,是对的 。国家发展了  ,税收多了  ,教育投入如果还是达不到法定的4% ,我看问题就很大  。现在讲和谐社会 ,我很赞同 ,社会要有一定的公平性才能和谐  。

问:鲁迅说  ,“人在白天都是要戴假面具的  ,惟有夜深人静  ,闭门独处时  ,才能卸下伪装 ,赤裸裸面对自己  。”我很好奇  ,您也说场面上的话吗  ?

温:可能因为我是教授  ,所以说话比较自由吧  。我白天晚上说的话都差不多  ,尽量说些真话  。

问:说真话可能就得罪人  ?

温:能不得罪人吗 ?比如对高等教育“大跃进”和教学质量滑坡的问题  ,对研究生博士生培养粗制滥造问题  ,对学术管理粗放量化的问题 ,对当代文学“粗鄙化”问题  ,对经典“恶搞”成风的问题等等  ,我都有过很多批评 ,肯定不会都是让人高朴政民兴的事情  。

我是基督家庭里长大的  ,从小熟悉《圣经》  。看到高龄而又病重的母亲每天都要坚持吃力地用放大镜读上几页  ,我看到信仰的力量  。读这部书不等于要信教  ,它也许能激发学法指导我们对生命  ,对未知世界保持一份敬畏之心 。做人要敬畏  ,做学问也要敬畏  。

文盲减少 《语文》有功

问:您有一个身份——国家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修订专家组召集人  ,您肩上的担子挑起的可是我们国家未来的“文气”呀  。

温:言重和龙政务信息网了  ,担当不起  。不过语文教育改革是我这几年关注的课题  。作为“课标组”的召集人 ,位置特殊  ,不便说话  ,我说话只能代表我自己  。

问:有作家就主张以“文学代替语文”  ,您觉得可行吗  ?

温:不可行 。中学语文是人文教育 ,但不是“文人教育”  。基础教育包括语文教育  ,目标是培养合格的公民  ,不能把我们的学生都培养成文人  。刚在《光明日报》上看到有著名作家写文章说现在中学生作文不好  ,“说明中小学语文教育是失败的  。”这是以偏概全的武断  。

问:大家抱怨普遍语文水平下降并不是空穴来风  ?

温:有问题 ,这才需要改革  ,但改革不是颠覆以前成绩  。现在的孩子可能错别字较多 ,但他们上网阅读的速度很快  ,收集信息能力很强  ,那也是一种语文能力呀 。最近十多年 ,中国扫除文盲4600万  ,成人文盲率已经从以前的22  。2%下降为9  。08% ,这不也是语文教育的巨大成绩  ?

问:“观千剑而识器”  。因为课业负担  ,许多孩子平时除了读教科书和教辅书  ,很少有时间课外阅读  。现在的语文教材为什么不是增厚  ,而是减薄  ?

温:这倒可以探讨  。就拿高中语文课改来说  ,现在主张分两部分 ,其中必修占1  。25学年  ,课本是薄了  ,但还有选修是1 。75学年  ,学生根据兴趣  ,自由选择  。但这可能带有理想色彩  ,实际上多数学校难于做到  。必修课上完之后  ,马上转向高考复习了 ,选修也就流于形式了 。

问:问题症结还是在应试教育和高考上 ?

答:教育的问题涉及社会方方面面  ,根子也不简单是一个高考指挥棒  ,其实指挥棒是社会分层的竞争加剧造成的 。比如现在社会转型 ,竞争加剧  ,家长紧张  ,各种矛盾折射到孩子身上 ,于是  ,大家都反感应试教育 ,又都在齐力推动应试教育 ,这就是悖论  。

我下去培训中学教师  ,他们对课改比较紧张  ,不适应  ,我就和他们说:不必太多考虑课改的理论  ,让你的学生学习更主动  ,个性更健全 ,在原有基础上能有所进步  ,那也就是改革了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