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留学生论坛【论俄罗斯极端民族主义的发展】 报告范文

  民主主义在三星a9 pro政治方面是个永恒的话题  ,那写好一篇民主主义的论文必然显得个人出色的能力 ,那么如何写好呢?下面请看下小编为您准备的一些优秀的民主主义论文范文  。

  “民族主义” ,即指以自我民族的利益为基础而进行的思想或运动  。美国学者汉斯·科恩认为:“民族主义首先而且最重要的是应该被看作是一种思想状态 。”英国学者爱德华·卡尔认为:“民族主义通常被用来表示个人、群体和一个民族内部成员的一种意识  ,或者是增进自我民族的力量、自由或财富的一种愿望  。

  [内容提要]民开锁工具族国家与民族主义具有天然的联系,但一个国家的相关政策可以对民族主义发挥引 导和调控的作用  。民族国家在发展过程中需要一种适度的民族理念作为精神动力 。健康的、 理智的、适度的民族主义可以增强民族的凝聚力和自信心,在此基础上产生的爱国主义,具 有某种积极的作用;而极端民族主义则对国家社会的发展有害,应该对其进行合理的控制  。

  [关键词] 俄罗斯 光头党 极端民族主义 反极端行为法

  目前,国内学者对俄罗斯民族主义的发展动向比较关注,但基本上处于一般性的介绍性文章 或者单纯的译文阶段,专门探讨这一问题的学术论文并不多 。中国和俄罗斯在 面临的国际 压力、传统的民族历史方面具有很多的相似性,因此,分析俄罗斯的极端民族主义、认识 俄罗斯政府对其进行的调控对我国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本文认为,民族国家与民族 主义具有天然的联系,但一个国家的相关政策可以对民族主义发挥引导和调控的作用  。民族 国家在发展过程中需要一种适度的民族理念作为精神动力,健康的、理智的、适度的民族主 义可以增强民族的凝聚力和自信心,在此基础上产生的爱国主义具有某种积极的作用;但极 端的民族主义则对国家社会的发展有害,政府应该对其进行合理的控制 。按此思路,本文对 苏联解体后产生的俄罗斯极端民族主义以及俄罗斯政府相应的对策进行了分析,希望能为关 心这一问题的同好提供一个新的视角  。

  极端民族主义的出现

  “在摩根索看来,现有的社会结构的解体、个人的不安全感和社会的不稳定为民族主义的产 生提供了温床,而且,极有可能发展成为极端的民族主义  。”[3]苏联解体使原有 的国家体制 全面崩溃,政治、经济、社会等领域发生了急剧的动荡,从昔日的超级大国面临“沦为二流 、乃至三流国家”[4]的威胁,身处其中的俄罗斯人在国家中享有的安全感大为降 低,对政府 和国家的信任度降低,这就使得独立于国家和政府之外的民族主义在危机时刻承担了政治、 经济和社会领域中许多原本应该由国家和政府承担的责任,而国家和社会的不稳定状态又使 极端民族主义的一些观点和行为易于为民众所接受  。

  所谓极端民族主义(Радикальный национа-лизм / Ultranatio na lism),是指不仅要求本民族的自决独立、获得与其它民族的平等地位,而且坚持本民族优 越于其它民族、本民族的利益高于其它民族或人类整体利益的主张或行动,即“本族或本国 的便是好的,便是原则,便是值得尊重和爱护的,再没有其它判别是非善恶的标准  。……至 于这种样式究竟对此民族及其邻邦的生活带来的是福祉还是灾难,则无关重要  。”极端民 族主义对人类社会产生的影响一般是破坏性的  。从人类历史和全球文明史发展的角度来看, 认为本民族(群体、部落、部族)优于其它民族、本民族利益高于其它民族利益的主张和行 动,一直都是冲突和战争的重要根源之一  。“一旦民族性认为自己就是世界,不容许有其它的人和物与自己共存时,就会变得具有致命 的危害性  。”理性的民族主义维护本民族的权 利和利益,在推崇本民族文化传统优秀的同时,对其它民族的传统文化也能采取比较宽容的 态度,因而对于凝聚民族精神、维护民族利益、维护国家主权是有益的  。而极端民族主义采 取的是否定一切外来事物的态度,即它只承认本民族的优秀和伟大,否定任何其它民族的优 秀  。从作用来讲,极端民族主义对于民族国家的发展毫无益处,不仅会损害其它民族的情感 、破坏民族关系;而且会危害正常的社会机制,对国家造成破坏性的严重后果  。具体来说, 在拥有一个主导民族的多民族国家之内,如果少数民族的成员遵循主导民族制定的法律法规 ,尊重社会公共秩序,通过合法方式劳动谋生,那么主导民族就不应该对其进行歧视和迫害  。理性的民族主义以此为底限,而极端民族主义则会对上述原则进行破坏和践踏  。

  极端民族主义的成因

  在民族主义的爆发和民族国家的发展过程中,两种因素至关重要,即该民族内在的发展动力 和民族所承受的外在压力 。内在动力来自本民族人民要求在民族国家的建构中获得更多的政 治权益、经济福利和人身自由的强烈愿望;外在压力则表现为外族压迫、挤压和歧视所造成 的压力,它通常能够加强一个民族的凝聚力和认同感 。这两种力量都能激发民族主义热情并 成为推动民族国家建设的动力,但外在压力更容易导致极端的民族主义和种族主义  。

  对于九十年代的俄罗斯来说,内部混乱是民族主义产生的基础,而外在压力则是激发民族主 义情绪高昂的直接因素 。俄罗斯国内的经济和政治变革将大多数人抛入了市场经济的大潮之 中,他们必须直接面对生活的压力  。俄罗斯独立之初,国内生产总值下降了近一半,工业生 产降低了35%;物价飞涨,三年中通货膨胀率分别达到了2600%、940%和320%;贫富分化严重 ,超过90%的财富集中在不到10%的人手中;人民生活水平不断下降,失业率居高不下,人均 收入降低了10到15倍…&hellip步兵凶猛;俄罗斯政府在维持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方面的无能为 力引发了大多数群众的不信任和反感情绪,促进了民族主义情绪的增长  。:“社会上民族主义情绪的增长和极端化属于正常现象,不正常的是俄罗斯政权的软弱无力 ,它不能为全体国民提供一种可靠的民族思想  。”社会状况的变化对青年人的生活造成的冲击尤其巨大  。大多数年轻人重视物质生活,关心自己的切身利益 。但国内严峻的经济形势使许多年轻人改善个人生活条件、获取优质生活的愿望根本得不到满足,他们甚至无法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在俄罗斯的失业人口中,青年人占了近40%  。精神空虚加上无所事事使很多年轻正宇钢圈人对生活失去信心,同时对出现在自己国家中的异族人充满了仇恨和排斥  。在他们看来,正是这些人夺走了就业机会,让他们居无定所 。“最软弱 的人最容易表现出他们的攻击性  。一些大城市中的居民身穿黑色的服装,剃光一部分头发, 在街头殴打那些‘异族人’  。在他们看来,是那些异族人占据了他们的工作机会 。”

  另一方面,西方国家在国际事务中对俄罗斯明显的排挤和遏制导致了俄罗斯民众对西方国家 反感情绪增加,怀旧和以自我为中心的民族优越感使俄罗斯民众对现实产生了抱怨和不满, 渴望重建昔日的辉煌成为民众心中的一种共识 。“俄罗斯国内赞成俄罗斯民族主义观点的人在五年的时间内增长了将近一半:90年代中期的时候只有10%~12%,但到九十年代末的时候 已经增长到16%~18%了  。”俄罗斯民族主义提供了这样一种心理纽带,人们在 这里寻找到了帝国(包括1917年前的俄罗斯帝国和1917年后的苏维埃)的成就和历史的辉煌 。

  人口危机直接导致了国外移民的大量进入,由于国内劳动力市场得不到满足,俄罗斯政府逐 步放开对外国移民的限制  。“在近10年的时间内,我们约接纳了700万的移民,主要来自独联体国家  。”根据俄罗斯科学院国民经济预测研究所移民中心的统计,俄罗斯每年需要接 纳90万移民,才能保证人口数量的基本平衡  。难怪俄罗斯国内的一些民族主义者会发出这 样的论断:“现在最先需要解决的问题就是提高俄罗斯族的人口数量……如果俄罗斯的人口不能提高2至3倍,那就失去了其它一切措施的动力  。如果连乘车的人都没有了,那又为什么 要改善和保障交通?如果连居住的人都没有了,那又为什么要建造房屋?如果连生存的人都 没有了,那又如何能维持一个伟大的强国?”一方面是俄罗斯族人口数量的锐减,另一方面是大量外来移民的涌入,这就对敏感的俄罗斯人造成了心理上的威胁,保护自身安全、维 护种族“纯洁性”的极端民族主义情绪逐渐高涨,对外族人的排斥和仇恨思想引发了一系列 极端和非理性的行为  。

  “个人的不安全感是导致民族主义、而且是极端民族主义出现的另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 。… …个人对国家感情的深与不深,通该社会的稳定与否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  。一个社会越是稳 定,其成员的安全感越大,个人的感情要在激烈的民族主义中寻求发泄的机会就越小,反之 则越大  。”正是民众对政府措施不力的失望,西方国家的步步进逼以及本族人 口的锐减带来了群体性的不满,最终导致了俄罗斯国内极端民族主义的迅速发展  。

  俄罗斯零花钱大作战政府对极端民族主义的调控

  作为一个新成立的民族国家,俄罗斯最主要的任务是发展经济、壮大自身实力,极端和非理 性的民族主义对国家和政府的战略目标毫无益处 。俄罗斯政府意识到了这一点,因此国家一 方面重视民族主义的巨大精神能量,尽可能地加以借鉴和利用;另一方面也在积极采取措施 ,注重调控民族主义、尤其是极端民族主义,竭力避免民族主义对社会可能产生的破坏  。

  首先,俄罗斯政府将“俄罗斯思想”作为一种超越阶层和种族利益的“全民族统一的价值观 ”加以推广,强调要把俄罗斯“传统的价值观”作为社会团结的思想基础,“ 爱国主义”、“强国意识”、“国家权威”、“社会互助精神”对于俄罗斯的发展至关重要  。普京说:“我确信 ,不能就共同的目标达成一致意见就不可能有社会的发展  。这些目标不仅仅是物质方面的, 也包含了精神和道德方面的  。我们的人民所固有的爱国主义、文化传统、共同的历史记忆加 固了俄罗斯的团结  。”在统一全民意识后,政府注重对国家经济的建设,“我 们的目标是 绝对明确的,即巩固俄罗斯在世界的地位,创造高水平的、安全、自由和舒适的生活条件, 最主要的,是要大幅度提高国民的福利待遇  。为了经济增长和社会发展,首先要改善人们的 生活水平  。……要提高竞争力,使国家强大和富有,必须尽力使每个人都享有正常的生活条 件  。”要力保俄罗斯“有一个光明的未来”  。要建立强大的国家 调控体系以便对经济活 动进行调控,使其“成为国家经济和社会力量的有效协调员,使它们的利益保持平衡,确立 社会发展的最佳目标和合理参数” 。“用尽可能短的时间、尽可能快的时间、尽可能小的代 价使国家达到稳定”  。

  另一方面,尽管民族主义中的爱国热情对当代俄罗斯的发展来说是必须的,但“以热爱本民 族为借口采用利己主义的民族主义”应该杜绝  。尽管现今俄罗斯的极端民族 主义无论从 规模上、还是从威力上来说都不足以对国家或民族产生摧毁性的破坏作用,但如果任由这种 极端民族主义无限膨胀的话,迟早会对俄罗斯的政治社会稳定、国内公民的人身安全产生威 胁  。极端民族主义会“将民主制扼杀在萌芽中,实行强大的民族独裁,严格地规范人民的生 活,稳固地社会秩序(虽然这正是人民所希望的,但绝不是依靠恐怖的手段获得),对于非 俄罗斯民族的仇视,面对整个外部世界的封闭,这一切最终将导致俄罗斯和世界上其它国家 之间的隔阂,从而离开世界发展的轨道 。”正如某些学者所担心的那样,“当代民族主义,这是一只受了重伤的野兽,它以一种极端的 形式表现出来;其威力甚至可以将一个非常稳定的社会撕裂成碎片 。”更何况,俄罗斯社会对极端行为大都表现出了不同程度的容忍和 漠视  。“全俄社会舆论调查中心”的统计数字表明,约有50%的市民对2001年莫斯科发生的 光头党洗劫市场的流血事件表示了赞同  。根据莫斯科大学社会研究中心进行的 调查(全俄罗斯3849名记者参加了调查)显示,在回答“哪种形式的争取自我权利的斗争形式是你可以接受的?”的问题时,年龄在17到24岁之间的人这样回答:41.2%的人表示不会接受任何 形式;29.8%的人表示可以接受法律所允许的形式;12.9%的人同意使用任何形式,包括暴力  。年龄在24到31岁之间的年轻人态度基本相同:相应为40.8%、32.8%和11.0%  。而在回答“ 你认为极端民族主义的活动是否对国家有害?”时,只有56%的人认为对国家有害,8%的人 认为无害,35%的人则认为不好回答  。而在“您认为哪种形式的极端活动更让 您害怕”时 ,37%的人回答说是政治迫害,29%的人认为是挟持人质,只有27%的人回答是与法西斯主义 相关的宣传,即针对民族和信仰所提出的侮辱、贬低和恐吓的口号  。有专 家指出,意识不到民族主义、种族主义和极端主义危险性的社会是非常可怕的 。

  调控措施的效用及影响

  任何一个民族国家都不可能彻底摆脱民族主义的影响,“如果民族主义是不可能的,那么民 族也就不会存在了  。”但是国家和政府的相关政策可以对民族主义的发展方向 起到一定的 引导和限制作用  。可以预见的是,俄罗斯国内的民族主义将长期存在并持续发挥影响 。既然 它是不可避免的,那么国家和政府的任务就只能是正确认识其作用,对其进行适度地调整和 控制,尽量趋利避害 。俄罗斯政府对国内的民族主义采取了一定措施,实践证明这些措施切 实有效,确实起到了缓和社会矛盾、加强社会团结、促进社会发展的预期目标  。

  首先,俄罗斯政府以维护民族利益为根本宗旨,集中精力发展国民经济,提高人民颐寿园生活水平 。尽管俄罗斯继承了原苏联的大部分家底,但也继承了原苏联10000亿卢布的内债和1200亿 美元的外债  。“90年代俄罗斯国内生产总值几乎下降50%……大概这是俄罗斯近二三百年来首次真正面临 沦为世界二流国家,抑或三流国家的危险”  。俄罗斯成立之初实行的“休 克疗法”使国家长期衰退,经济出现了负增长  。1989年俄罗斯的GDP是中国的两倍多,可到1 998年已经变成了中国的三分之一  。普京上台后,经过全面系统地整体调整后,俄罗斯经 济基本进入了稳定发展的阶段 。从1999年到2004年,俄罗斯GDP分别增长6.4%、10.0%、5.1% 、4.7%、7.3%和6.8%[35];2005年到2007年俄罗斯的GDP分别增长了6.4%、6.7%、7 .6%;2008 年的国内生产总值的预期值甚至高达7.5%  。跟据“全俄民意调查中心”统计的 数据结果显 示,与1998年相比,感到“难以生活”的人由45%降至21%,觉得生活“还算不错”的人由5% 增加到25%,对生活泰然处之的人由24%上升至44% 。根据2006年的最新GDP统计数据显示,俄 罗斯国内生产水平已经恢复到苏联时期的70%,多年来第一次可以“松一口气了”  。经济 条件的改善给政府解决国内极端民族主义问题提供了良好的现实条件  。要知道,极端民族主 义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俄罗斯社会严重的政治经济危机的副产品之一 。

  部分学者在谈到俄罗斯政府对极端民族主义的治理措施时持批判态度,认为政府的态度不够 鲜明、过于软弱 。对此,笔者认为,俄罗斯政府对于极端民族主义的措施是切实有效的,基 本上可以说是成功的  。其一,国家确认了极端民族主义的危害性 。极端民族主义具有极端和 非理性的特点,不仅会对公民的合法权利造成伤害,更加会影响和危害正常的社会机制,最 终对国家的政治经济造成破坏  。对于这一点,国家和政府一再强调,政府的任何官方文件和 宣传资料上对极端民族主义都是持批判和否定态度的,这就在全社会范围内对实施极端行为 的组织和个人起到了警告和防范的效用  。其二,从治理的方式上来说,国家对于极端民族主 义的治理,以《反极端行为法》为代表,其打击对象是极端组织和极端行为,并不针对个人  。其目标并不是要彻底消灭极端民族主义,而是要将极端民族主义基本控制在一定的范围之 内,不使矛盾进一步激化 。事实证明政府的这一举措是明智的,政府对极端民族主义态度明 确,但在方式方法上讲究策略,其治理结果是极端民族主义的组织和行为被基本控制住了, 并没有在全社会范围内爆发出来,也没有对整个社会造成破坏性的威胁  。从这一点上来说, 俄罗斯国家和政府的调控措施是成功的,是卓有成效的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