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房合同模板 买卖合同纠纷致生意伙伴成“冤家” 钱江摩托子公司与舒驰客车反目... 论文范文

曾经的生意伙伴  ,如今却反目成了“冤家” 。2月18日晚间 ,钱江摩托(000913 ,SZ)发布了一则  ,烟台舒驰客车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舒驰客车)反诉钱江摩托控股子公司浙江钱江锂电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钱江锂电)买卖纠纷 ,目前钱江锂电已收到《应诉通知书》  。

事实上  ,两家公司之间的关系不浅  ,早在2017年7月 ,双方便签订合作合同  。钱江摩托在2017年财报中表示  ,在动力电池方面  ,公司与舒驰客车建立了稳定合作关系 。但到2018年10月  ,两者关系突然转向  ,钱江摩托一纸诉状将舒驰客车告上法庭  ,称后者未支付合同款等费用  。

时隔仅4个月  ,舒驰客车又反诉钱江锂电存在合同期内逾期交货等情况 。

2月19日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致电钱江摩托董秘办  ,其工作人员表示  ,目前该案开庭时间尚未确定  ,公司正在委托律师走相应的诉讼流程  。记者进一步发现  ,涉案另一方舒驰客车  ,2018年经历了失利、旗下多笔资产被冻结  ,此外还卷入多起诉讼纠纷中  。

伙伴变“冤家”

据钱江摩托公告  ,2017年7月14日  ,原告钱江锂电与被告舒驰客车签订了QJ-SC-2017-0707号的磷酸铁锂动力电池总成供货合同 ,约定了产品型号、数量、价款、交(提)货时间、付款办法等条款 ,合同总价款为2.25亿元  。

钱江摩托2017年财报显示  ,钱江摩托在动力电池方面与舒驰客车建立稳定合作关系  ,拓展吉利大巴等合作项目  。舒驰客车也位列钱江摩托2017年第四大客户  ,销售额为9639.30万元  ,占钱江摩托销售总额比例为3.55% 。

不过  ,这种合作关系并未维持多久  。2018年10月 ,二者关系急转直下  。

2018年10月18日 ,钱江摩托公告称  ,QJ-SC-2017-0707号合同项下全部批次产品均生产完毕 ,但舒驰客车无正当理由拒收最后一批101组动力电池  ,造成原告所生产的QJ-SC-2017-0707号合同项下最后一批101组动力电池产品存放在原告仓库至今无法处理  。

钱江摩托还表示  ,钱江锂电与舒驰客车签订的编号为QJ-SC-2017-1110的动力电池系统销售合同亦存在逾期货款未交付 。

因此 ,钱江摩托方面表示  ,截至2018年9月30日 ,舒驰客车欠付原告货款、质保金总额达1.09亿元 ,并拒收为其生产的货值2606.28万元的特定/专用产品  。钱江摩托方面多次催收未果 ,于是一纸诉状将舒驰客车告上法庭 ,诉讼要求舒驰客车支付各类费用、款项共计2亿元  。

对此 ,钱江摩托董秘办的工作人员表示  ,目前 ,该案件正在诉讼阶段  ,双方合作已经解除 。

合作陷“罗生门”

从目前公开披露的信息来看 ,在钱江摩托公告这一起诉讼之后  ,另一方也站出来表态  ,反驳此前钱江摩托关于这起诉讼的相关原因  。不过  ,站出来反驳钱江摩托的并非是舒驰客车  ,而是另一家上市公司——康盛股份(002418  ,SZ) 。

康盛股份之所以发布公告  ,主要系康盛股份控股陈汉康也卷入了这起民事诉讼  。康盛股份去年11月12日公告披露  ,鉴于陈汉康承诺对舒驰客车上述合同货款清偿承担连带责任  ,钱江锂电对陈汉康提起诉讼并将其持有的康盛股份1.77亿股股票实施了冻结保全 。

而对于这起纠纷  ,康盛股份方面给出了另一种说法  ,经与舒驰客车核实  ,钱江锂电累计向舒驰客车供应上述合同(合同号《QJ-SC-2017-0707》《QJ—SC-2017-1110》)项下动力电池总成接近1000套 ,舒驰客车已装配至其生产并销售的车辆  。但舒驰客车自查发现  ,钱江锂电未按公告备案目录提供符合产品一致性要求的动力电池管理系统  ,在极端情况下将造成舒驰客车召回总价值9.3亿元的涉事车辆、接受工信部行政处罚直至暂停生产等一系列严重后果  ,可能导致的直接、间接损失巨大  ,具体金额目前难以估算  。

彼时康盛股份就表示舒驰客车已就上述情况针对钱江决战燕子门百度影音锂电启动反诉流程  ,而直至2月18日晚间  ,钱江摩托公告称舒驰客车反诉钱江锂电买卖合同纠纷  ,已经收到了《应诉通知书》 。

舒驰客车在反诉事实中陈述  ,钱江锂电存在逾期交货、钱江锂电供应的部分储能装置单体(电芯)非反诉被告自己生产  ,而是外购 ,构成合同违约;供货的锂电池中安装的车载能源管理系统生产厂家存在与约定不符情况  ,构成违约  。

2月19日下午  ,钱江摩托董秘办工作人员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目前案件还未开庭审理 ,对公司是否造成财务影响尚不清楚  。

重组“弃子”

舒驰客车为“中植系”旗下企业  ,从其股货币战争pdf东结构来看  ,中植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持有其54.12%股权  ,系舒驰客车第一大股东  。而中植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背后的股东分别为浙江润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持股51%)和中海晟泰(北京)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持股49%)  ,经过股权穿透  ,浙江润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最终的实控人为康盛股份控股股东陈汉康  ,中海晟泰(北京)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最终实控人为“中植系”解直锟  。这意味着 ,舒驰客车最终的实控人为陈汉康  。

2月19日下午  ,《鄞州区卫生局每日经济新闻》致电阿德马城寨康盛股份董秘办  ,其工作人员表示  ,由于诉讼案件正在进行中 ,目前陈汉康持有的上市公司股票冻结尚未解除  。

值得一提的是  ,陈汉康与“中植系”关系匪浅  ,2015年  ,陈汉康曾承诺  ,3年内会择机将其持有的中植新能源全部股权  ,以市场公允价格转让给康盛股份或其控制的下属公司  。

早在2017年  ,康盛股份就欲收购舒驰客车95.42%股权以及中植一客100%股权 ,但重组遭到监管层连番追问  ,2018年4月 ,康盛股份宣布终止重组  。但时隔仅2个月 ,康盛股份又提出改用富嘉租赁75%的股权置换舒驰客车51%的股权  ,以及中植一客100%的股权  ,最终中植一客成功装入上市公司体内  ,而舒驰客车在重组方案中被剔除  。2018年9月下旬  ,康盛股份回复深交所问询时表示  ,放弃收购舒驰客车主要源于融资环境变化导致流动性紧张 ,A股二级市场整体环境发生剧烈波动等  。

康盛股份董秘办相关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  ,康盛股份目前和舒驰客车仅为关联方关系 ,并无业务往来 ,当前也暂无重组舒驰客车的计划 。

涉多起纠纷案件

裁判文书网的相关文书显示  ,钱江锂电于2018年12月5日向烟台仲裁委员会申请财产保全  ,烟台仲裁委员会最终裁定冻结舒驰客车银行存款139.14万元  。

同时  ,第三方平台启信宝数据显示  ,舒驰客车还有4笔资产于20海门爱美阁美容18年被法院冻结  ,涉案金额达2.79亿元  ,且执行法院均来自江苏省 ,执行通知书文号分别为(2018)苏0830执2595号、(2018)苏0492财保42号、(2018)苏0492财保42号、(2018)苏0830执2595号  。

2月19日下午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致电舒驰客车欲了解财产冻结以及诉讼相关事项  ,但电话无人接听 。

另外  ,根据裁判文书网  ,2018年舒驰客车涉及多起诉讼纠纷案件  。其中一份文书显示  ,上海沪范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与舒驰客车互为合作关系 ,2017年11月15日签订供货合同  ,由前者向后者供应宝钢电镀锌  ,约定付款方式为货到10日付清货款  ,到期不付货款  ,按每月每吨加100元计算  。截至2018年5月31日 ,舒驰客车逾期尿急尿频未支付货款  。上海沪范实业发展有限公司遂将其告上法庭  ,最终法庭裁定舒驰客车支付上海沪范实业发展有限公司120.04万元 ,以及相关逾期付款违约金  。

(文章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分享: